• 首页
  • 资讯
  • 宋学文 吉林一公司打工仔惨遭核辐射(附图)

宋学文 吉林一公司打工仔惨遭核辐射(附图)

发布:Ho530.com2018-1-23分类: 资讯 标签: 吉林 法律 宋学文 公司 维护 尊严


受伤前的英俊小伙



受伤后期待得到法律的援助


  这是一起严重的核辐射伤害事故,受害者是吉林省某集团公司建筑公司的一名年轻的打工仔。他先后接受了7次手术,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摧残。由于得不到合理的补偿,他把打工的公司告上了法庭。

  打工仔惨遭核辐射

  不幸从“钥匙链”开始

  今年25岁的宋学文出生在吉林省蛟河县农村,由于家境贫寒,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回家务农。务农不到3年,他就跑到吉林市打工。1994年10月26日,他被吉林某公司建筑安装公司招为临时工。这家集团公司是大型企业,尽管被招为临时工,但能在那里上班也是小山村的骄傲。正式上班那天,宋学文家的族人及屯中乡亲办了好几桌酒席欢送他。来到公司后,宋学文满怀激情地参加岗位培训,不久他就被安排上岗,负责管建,预制裂解炉1--6号炉部分管线的安装任务。

  1996年1月5日,这是宋学文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日子。早7点钟他像往常一样从和平路1号职工宿舍出发,乘通勤车来到龙潭山下30万吨乙烯施工现场。当他走到4号裂解炉下时,发现雪地上有一个类似钥匙链一样的白色小金属链,在阳光的映照下在雪地上闪闪发光。他好奇地捡了起来,发现附近有几个工人正在清理积雪,便问:“谁丢了钥匙链了?”连喊了几声,没人应答,他便把“钥匙链”揣到了右裤兜里,工作去了。

  早晨工作特别忙,一忙就忘了“钥匙链”的事。快10点的时候,宋学文突然感到头晕恶心,他还以为自己患了重感冒,就没当回事,继续工作。可是过了十几分钟,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便从装置上下到了地面,想到休息室里躺一会儿。刚进休息室,他就剧烈地呕吐起来。他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向领导请假回到宿舍。他把工作服脱下来扔到床下装衣服的箱子里,躺到了床上。他在床上躺了一个多小时,每隔10分钟他就吐一次。他感觉自己好像要不行了,便挣扎着爬到楼下,叫值班人员马上给单位打电话,快来人把他送到医院。下午5点多钟,金队长赶来,问了一下病情。突然,队长好像想起来什么,问他是否拾到过一个白色的类似于钥匙链的东西。宋学文在半昏迷状态中仔细回忆,想起那个早晨捡到的“钥匙链”,就告诉队长他捡到了一个“钥匙链”,现在他脱下的工作服的右裤兜里。金队长立即命令屋里的人马上离开,然后告诉他,病因就是这串“钥匙链”,原来,这串“钥匙链”就是核放射物质铱-192。几分钟之后,公司领导赶到了宿舍,他们简单商量了几句,立即将宋学文送往公司职工医院。

  事故发生的原因一听到自己的病因是核辐射,宋学文几乎昏了过去。他从书本和电影中早知道核辐射的厉害。原来,放射源铱-192是丹东一家公司生产的产品。宋学文所在的这家公司买来后在30万吨乙烯施工现场进行射线探伤作业,操作人员在使用时,由于照明发生故障,麻痹大意,违反操作程序,在探伤机源未放入贮存库房前提前关闭了剂量报警仪,导致放射源从工作容器中脱落,遗失在施工现场而没有被发现。

  按照有关规定,单位在购买放射性物质时,应对本单位的工人进行安全教育,让他们了解该物品的性能、形状及防护措施。而宋学文的公司没有对职工进行教育,致使宋学文不认识而误认为是钥匙链揣入兜中达4个小时之久,全身受照剂量约3gy,局部达3738.8gy,而正常人接受核辐射的量应小于0.5gy,宋学文受核伤害严重。晚上6点多钟,宋学文被送进公司职工医院,此时,他已昏迷不醒,右腿已弯曲不能伸直,而且红肿、布满水泡,细胞血管组织逐步坏死;同时,左手也出现相同症状,五指弯曲红肿。宋学文生命垂危。职工医院的技术力量无法救治遭核辐射伤害的病人,抢救人员只能为他注射止吐的药物。

  1月6日早晨,公司领导决定将宋学文送往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07医院,它是中国目前治疗核辐射伤害最权威的医院。他动了七次手术

  核辐射对人体的伤害,是一种用语言无法形容的痛苦,宋学文几乎每天都要用杜冷丁等药品止痛。1996年1月13日,为了控制病情保住性命,307医院的专家们为他做了4个多小时的右腿及左前臂的截肢手术。可是惨剧并没有就此终止。

  手术后,宋学文的左腿右中部及至全身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病变。先是肾脏出现衰竭而且右侧肺内积液,紧接着便是白细胞由正常人的5000--10000骤降到500左右,造血系统受到严重损害,并且失去了抵抗能力,生命一度陷入危险期。由于身体受到了大剂量的辐射,严重损伤了细胞血液组织,右腿残端伤口一直不愈合,紧接着便是左腿膝盖至大腿根部及右手拇、食、中指组织开始坏死,皮肤开始溃烂,只剩下血淋淋的骨肉。

  1996年3月1日,医院又为他做了长达8个小时的皮瓣植皮手术。他躺在病床上一动不能动,致使全身多处生了皮疹。1996年5月29日,宋学文的右腿残端紧接着又发生病变,不得不实施第二次截肢手术,这次截断的是他右腿的大腿部位,从腿根齐齐截断。术后,宋学文的伤口依然不能愈合,每天他都要忍着巨痛换药清洗创面。1997年4月,宋学文的伤口终于慢慢愈合,而这时仅剩的一条左腿又发生病变,弯曲变形,不能伸直,同时伴有剧痛,局部出现坏死溃烂。在这种情况下,折磨了3个月,在无法控制病情的情况下,宋学文又做了左腿截肢手术。

  伤痛依然没有结束。1997年9月,宋学文右手仅剩的两个好手指又发生病变。由于单位医疗费不到位,右手的植皮手术一直推迟到1998年1月16日才进行。这一次,医生将他的左手无名指指末节切除,再一次将右手埋入左腹部皮下,还进行了胸部皮瓣转移修复植皮术。植皮手术做完,宋学文左腿残端术后肌肉发生了萎缩,腿骨外露,无法穿衣盖被。1998年2月,307医院又为他做了最后一次左腿残端修正术及右手取出修复术。7次手术,每次都像死过去一样痛苦,那是对人肉体和精神的巨大摧残。为了减轻痛苦,宋学文几乎每天都用可卡因和杜冷丁等毒品来麻痹神经止痛。同时,大量用药致使他的肝脏、肾脏和胃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7次手术仅伤口缝合就近300针,都是在全麻下进行的,多次全麻致使宋学文记忆力明显衰退;由于受到大剂量的核辐射,他的眼睛也起了病变,视力明显下降。放射性物质已经破坏了宋学文的染色体,他已完全丧失了生育能力。

  期待赢得生命的尊严宋学文核辐射伤害事故发生后,国家卫生部向全国各有关部门下发了卫监发(1996)第43号文件,对吉林某公司放射源超剂量照射伤人事故进行通报,通报指出,宋学文为“中度骨髓型急性放射病的三级责任事故”,“对肇事单位和人员要给予适当的经济处罚。肇事单位和人员应按规定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及承担处理放射事故的费用。”吉林省卫生厅也颁发卫防函(1996)33号文件,要求“肇事单位按规定赔偿受害者损失,承担处理放射事故的费用。”

  吉林某公司在宋学文被核辐射源伤害初期,做到了竭尽全力抢救他的生命。医药及工资、护理费用达50多万元。1998年4月,宋学文进京第二次手术回到吉林,宋学文的公司给他分了一个十几平米的单元房,还让他选一个人护理他,每月分别给宋学文和护理人员各400元。但很多事情得不到解决,宋学文决定到北京上访。1999年秋天,在北京的街头上,人们常常可以看到这样一对兄妹。他们就是宋学文和他的妹妹。他们脸上布满愁容,妹妹推着轮椅缓缓地行进着,轮椅上坐着因核辐射伤害失去了两条腿和一条手臂的哥哥。他们就这样在北京的街头上走着,走进一家又一家国家机关。他们是来上访的。为了哥哥被打工被核辐射伤害致残的身体,为了给哥哥的不公平讨回一个公道,瘦小的妹妹就这样推着他穿行在北京。

  北京上访归来,宋学文决定把吉林某公司告上法庭,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尊严。2000年1月15日,宋学文向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5月24日终于等来了开庭宣判的日子。被告一再借口原告没有医疗终结报告而拒绝解决赔偿问题(核伤害是一种特殊损伤,受害人每年需要医疗复查),但事实上核伤害虽然将终生折磨受害人,可受害人之主要阶段性治疗早已完全结束。宋学文进行了激昂的反驳。他根据我国有关的法律法规,要求他工作的某公司赔偿他多种费用580万元。2000年6月26日,经过一个多月的等待,宋学文终于等来了一张判决书,法庭判决吉林某公司和丹东的那家公司一次性总计赔偿他450141.00元。宋学文认为自己永远丧失了生育能力,就值这么几个钱吗?他欲哭无泪。2000年7月1日,宋学文根据法律规定又上诉到吉林省最高人民法院,并在法院附近租了一间小平房,等待着法院的开庭。宋学文相信自己虽然是个打工仔,但生命的尊严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平等的。近日,宋学文核事故伤害案法庭审理已经完毕,不日将进行宣判。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阿芒文/图


百度 . 360 . 搜狗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宋学文 吉林一公司打工仔惨遭核辐射(附图)》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46 人参与

欢迎分享抗压吧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还可以关注微信哦~